当前位置:
    主页 > 奇闻异事 >
卖鸡农民诵读古文20年 大学生们拜他为师
发布时间:2019-03-26 01:47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姜堰一位在菜场卖鸡的农民对古文情有独钟,20多年痴心不改。他每年花在购买古文书籍上的钱有2000余元,连上大学二年级的女儿及女儿的同学们也拜他为师。

  其他鸡贩的摊头摆放着计算器、电子秤、扑克牌等物,而周建山的手边则堆着几本皱巴巴、油腻腻的古文书。摊位里间有个小储藏室,是市场管理部门提供给摊主放货的,周建山的储藏室与众不同,里面堆满了各种古文书。

  10月17日上午10时许,周建山将刚杀完的一只鸡装进塑料袋交给顾客后,稍有空闲,他来不及擦手,就拿起一本书趴在鸡笼上看了起来。

  “只要一有空,他就看这些书,像着了魔一样,”周建山的妻子宋东凤在一旁边称鸡边告诉记者,每天到市场来,丈夫其他东西可以不带,古文书却不能忘掉,否则,他一天都没劲。“他这个‘不务正业’的爱好占用了很多时间,人家一个人守着摊位就行了,我家要两个人。”

  周建山最近研读的这本书叫《古文观止》。目前,他已读到该书最后一卷的《前赤壁赋》。菜市场内人流如织,人声鼎沸,他却安心地坐在角落里,一个字一个字地研读着,并不时摇头晃脑地朗读出声:“桂棹兮兰桨,击空明兮溯流光。渺渺兮予怀,望美人兮天一方……”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周建山放下书,绘声绘色地讲解起来。他说,这是北宋文学家苏轼写的一篇散文赋,这句话是作者与友人饮酒时唱的一首歌的歌词,写景和抒情相结合,真是太美了。

  周建山初中毕业后,没考上高中,就在市场上摆鸡摊,一直到现在。谈起在学校时的情景,他有点不好意思:“那时候除了语文,其他学科差不多都是倒数。”

  周建山的话得到了当时班主任高峰的证实。现在,高峰是姜堰市王石中学的副校长。虽然20多年过去了,高峰却始终对这个学生留有深刻印象:“因为他的成绩‘瘸腿’得太厉害了。他写的作文经常作为范文在班上朗读,有时他跟我们谈话时都喜欢用‘之乎者也’。”

  周建山的五叔家有上千册藏书,周建山从小就喜欢往五叔家里钻。“上了初中之后,我逐渐喜欢上了古文,之后什么书都不看了,只读古文。五叔家里的古文书被我读了个遍。”周建山说。

  周建山有个习惯,每看到一篇他认为很优美的古文,都要反复诵读,一字不落地背下来。他的妻子说,从他们认识时起,她就知道了丈夫的这种习惯。丈夫经常半夜醒来后,会习惯性地背上一段古文。一旦发现哪一段或者一个字忘记了,就起床翻书查对,直到背对了才继续睡觉。丈夫在背诵司马迁的《报任安书》这篇篇幅较长的古文时,常常不睡觉,她经常深更半夜被丈夫的朗读声吵醒。

  周建山的邻居老李说,左邻右舍都知道他喜欢读古文。他经常一个人在路上边散步,边高声背诵,很多不知道他这个习惯的过路人以为他有精神病,远远地避开。他从没见过周建山打牌、下棋,或者抽烟喝酒,连现在老少都时髦的上网他也不会。“我们都笑他一心只读圣贤书,只是可惜入错行。”

  只要有机会上街,周建山都会到书店或者街边的书摊上转转,每次都买些古文书回来。仅有的两次一家人去外地旅游,他也没有陪妻女逛景点,而是一头钻进书店看古文书。每年,他花在购买古文书上的钱就有2000多元。

  在周建山摊位旁卖菜的邱小东说,有一次,他和其他几个菜贩想考考周建山,随便从一本古文书上找了一首《长恨歌》让他背,周建山竟然一口气背下来了,一个字也不错。从此,大家都对他刮目相看。

  一位卖菜的朋友说,“他经常说着说着就说到了古文,我们一点也听不懂,也根本不感兴趣,他却兴高采烈。我们故意打击他,对他说一个杀鸡的不配研究这些高雅的东西。打打麻将,上网玩玩游戏多好?他就笑笑,也不生气,照样读他的古文,真是一个怪人。”

  周建山说,过去,每天收工回家后,他都会和上中学的女儿交流,探讨一些古文方面的话题。两年前,女儿去南京读大学了,他感到孤单了许多。不过,在他的熏陶下,妻子现在已经能背诵几篇宋词了。

  周建山说,他虽然喜欢古文,但只限于诵读,未作深入研究。唯一让他感到自豪的是,女儿经常打电话回来向他请教古文方面的问题,有典故,有注释,有语法等方面的问题,他都耐心解答。“女儿告诉我,她的同学以为我是一名语文老师。当他们得知我只是个卖鸡杀鸡的后,都感到不可思议。她的同学也经常向我请教一些问题,也不知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说不定是考我的。不过,我很喜欢与他们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