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奇闻异事 >
避孕医学发展史:古人如何愉快的嘿嘿嘿(图)
发布时间:2019-04-15 05:28 阅览次数: 来源:未知

  生育本身是人类的本能,生儿育女,种族延续。不仅在人类,是任何种族任何生物不需要教学就能够完成的事。但是,随着社会的发展,人类发现不是生的越多越好,什么时候生,怎么生也可以自己决定。于是,计生和避孕也成为了医学的重要分支。

  研究发现,虽然人类医学发展不断取得突破,但医学只是延长了生存期,比如高血压病人,药物让他延长了20年的生命,但最终还是会死于高血压的并发症。各种疾病的发病率和病死率并没有降低,唯有计生医学,他从一开始就改变了人类的宿命。关于人口和社会发展的问题,在此不多做赘述,有兴趣的人可以翻看经济学书籍上的详细阐述。在这里,我只想说,避孕是江湖的最高境界,虽然我们拼尽全力都不能决定生命的结局,但是我们可以轻而易举的决定生命的开始。

  开始写这个话题,是为了搞清楚我自己的疑问。虽然现代人类有许多避孕的工具,可以自主选择,基本控制自己的生育。但古代的人怎么做的?古代人都生很多孩子是不是因为没有好的避孕方式?那么青楼女子又是怎么做的?那些宫廷剧中的避孕脱胎之法是真的么?

  最早,古人不能精准地清楚地知道人为什么会怀孕,但千百年的经验让他们基本清楚怀孕是输入女性体内所致。只要不让进入即可避孕,那么最简单的方法自然是物理方法。于是中国古人用丝质油纸、破布团等塞入女性体内作为屏障,阻隔进入女性体内。古埃及人用阿拉伯树胶、椰子和蜂蜜浸湿的羊毛绵球植入女性体内,就能够防止怀孕。

  但这种东西显然降低了的舒适度,塞了这么多东西,还不如不去发生关系。后来又考证说中国人用鱼膘来作,西方人用羊肠,这些东西的舒适度似乎提升了不少,也是现代的雏形。如此说来现代的避孕工具也没有什么神奇的,最简单的物理方法被沿用至今,仅仅被稍稍改进。

  除了避孕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预防性传播疾病。15世纪末,梅毒在欧洲肆虐,也推动了的改良和发展。

  公元17世纪英王查理二世的御医Condom医师发明了接近现代产品的男用保险套。它的原材料是小羊的盲肠,最佳产品的薄度可达0.038毫米(现在的乳胶保险套一般为0.030毫米)。这在当时是一件轰动全球的大喜事。Condom医生就凭这项发明获得了爵位,现在的就叫做Condom。虽然这是种荣耀,但是青年男女欲火中烧的时候都有一个叫着英国老头的名字东西隔在中间,想想总有些奇怪。

  后来变得原来越薄,越来越舒适。从一个私密的物品,到大街小巷堂而皇之的广告宣传。有人说,这是一项简单,但是改变人类生活方式的发明,想想的确有些道理。我们可以不用像大多数哺乳动物一样,带着成群的孩子在路上走。

  从古至今还有一种彻底的避孕方式,男的叫“自宫”,俗称“去势”;女的叫“幽闭”,又叫“禁闭”。都是直接把男女的生殖器官割掉。通常是作为一种刑罚手段来使用,并非常规的避孕方式。虽然一劳永逸但是严重的影响了被实施者的人格。古时候宫里的太监就是如此,虽然避孕了,但也丧失了正常男性的特质。

  后来,随着对生殖结构的了解,这种避孕方式逐渐进化为结扎式避孕术:一个小手术,结扎输精管或者输卵管,让人们在不丧失第二性征的情况下众生避孕。中国的计划生育时期,这种结扎手术做的非常多,甚至有生了二胎就强制结扎。现在看来,结扎好于去势,而且可以通过手术再通的可能。

  “节育器”是历史最短的避孕方式。将节育器放置于育龄妇女的宫腔,通过机械性刺激及化学物质的干扰而达到流产避孕的目的,不抑制排卵,不影响女性内分泌系统,因而避免了一般药物避孕的不良反应。它的发明居然是受到古代阿拉伯和土耳其人在骆驼子宫内放入小石块避免骆驼在长途旅行中生育的启发。 而首次设计用作人类避孕的宫内节育器者是波兰医师Richard Richter,他于1909年以蚕肠线制成环形节育器,用带缺口的棒送入宫腔。后来经过不断的改进,有了现在的节育环。宫内节育器,简称“上环”,一度是中国育龄期妇女最常选用的长效避孕措施,往往一个环在体内放置的时间可达十余年。

  人类对舒适方便避孕方式的探索,始于3000年前。当时的印度和埃及,像鳄鱼、大象这样被认为具有神秘力量的动物的粪便也被用到了避孕药方中。由于这些动物粪便具有高度酸性,它的确具有一定的杀精作用。但是他们确实比较重口味,想想伴随着动物粪便的臭味还能享受的乐趣吗?

  当代的宫斗剧上说的也没错,经过考证,古人发现将麝香等芳香开窍药物放入女人的肚脐,能够惊动胎气,不但能起到避孕的功能,还能美容,用药之后肤如凝脂,肌香甜蜜,显得青春。这种药物也可以制成汤药,古时叫“凉药”,具有避孕和堕胎的功效。青楼女子也靠这种药物保持容颜,同时避孕。藏红花也是宫庭的避孕秘方,说如果皇帝不喜欢某个被宠幸的宫女,就会让太监把这个宫女倒挂起来,给她用藏红花液清洗下身,可以将宫女体内的清洗干净。

  1827年科学家发现了卵子即卵细胞的存在,这是一次重大的科学突破。之前只知道精子进入女内后才会怀孕。这一发现是了解人类生殖学的第一步。正因为如此,才有了安全期的避孕方法,调节和控制女性排卵和受孕的可能才被提出。

  简而言之,现在常主流的避孕药物其实就是雌激素和孕激素,吃下这些激素,身体以为体内含量有这种激素的量已经足够了,就不再分泌,同时也不分泌受孕所需要的泡刺激素(FSH)和黄体生成素(LH),因此卵泡不能成熟,也就不能怀孕。但是在当时雌激素和孕激素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而且每个女性想要长期的避孕都必须大量的服用。获取1mg 孕酮,需要2500头孕猪的卵巢,那时候的避孕药显然是一种贵族享用的奢侈品。

  后来美国药剂Russel Marker师开始从植物中提取孕酮,避孕药材开始有了普及的可能。但是当时的激素大都需要注射,每天打一针来避孕,也有些不爽。

  1955年1月1日第一个口服避孕药得以在一个内分泌会议上亮相。1957年,避孕药可以在市场上销售,不过只用于治疗严重的月经症状。一直到了1960年才得以批准用于避孕。

  现在的避孕药物,作用不仅仅是避孕,甚至可以通过药物来治疗妇科疾病,调整月经周期等等。在取得了最好的用户体验之后,更小的副作用,也是现代避孕药物发展的追求。

  人类的避孕医学,不仅涉及的医学的发展,法律和伦理在其中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由于生育医学涉及人类的生存发展,国家的社会经济,与其他医学领域不同,政府对于生育医学的干预非常大。换句话说,孩子不是想生就生的,孕也不是想避就避的。

  20世纪大多数时候,避孕是禁忌话题。很多州都禁止夫妻采用措施来避免自然规律的发生。1965年,虽然有了避孕药,但是仍有26个州禁止单身女性服用避孕药。1972年,避孕才在全美合法化。 因为人口不足,澳大利亚在2014年颁布一项政策,禁止民众接受输精管或输卵管切除手术,也就是禁止结扎。日本政府一直鼓励生育,甚至听闻有研究者要求政府售卖扎孔的。

  中国可以说是国家干预生育最厉害的国家。从最早的只生一个好,变成了只许生一个,这个政策实施的过程中,出现了许多惨无人道的强制上环、强制结扎;近年来,由于人口老龄化不断加重,国家开放了二孩政策,先是允许单独二胎,后来是鼓励生二胎。但是近期的调查研究发现,二胎政策放开的几年,仅仅带来少百万的人口增长,这个数据在中国几十亿人口基数面前可以被轻松当零头抹去。我想未来,许多促进生育的中国特色政策也会继续上演。

  避孕,看着不起眼,但是它在人类社会的发展过程留下了无数不可磨灭的痕迹,这也是医学为人类发展做出的巨大贡献。孩子的数量决定了家庭的状态,人口的数量决定了国家和地球的状态。如果人类从祖先就开始避孕,也许资源环境的可持续发展完全不能成为一个问题。